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高端访谈

富少口述爸爸酒后乱性强奸了我的媳妇

2018-05-17 23:04:28

富少口述:爸爸酒后乱性强奸了我的媳妇

前话

从外表上看,方凯应该算是个有钱人,金表、名牌衣服、名车、花钱大手大脚……生意人的谈吐,生意人的作派。见方凯前,我的心里一直在打鼓,担心和这样的生意人没有共同语言,可没想到,我们的谈话在一开始就非常热烈,共同感兴趣的主题竟然是“超级女声”。第一次见面是一个周五的晚上,其实我和方凯都很遗憾不能看“超级女声”的直播,为此我俩还特有共鸣地表示——周六看重播。

有钱人自然要为赚钱做很多事情,方凯也是个大忙人,第一次见面故事只讲了一半,他就不得不去处理生意上的事情了,我只好忍着好奇心等待第二次的见面,这一等就是一个月。

我爸的命特别好,稀里糊涂地就和钱交上了朋友。

我爸小时候书念得并不好,人也挺粗,就是命特别好。

他的第一份工作是接我爷爷的班,在供暖站做调度,这工作分淡季、旺季,而且还能给家里带来不少实惠,算是个好工作,可他没干两年就给辞了。

那个时候,一般人都是一个工作做一辈子,哪有没事辞职玩的,听说,因为这事我奶奶都气病了,还住了院,可就这样也没拗过我爸。

我爸就是蔫主意大,其实他当时辞职也是有原因的。他在供暖站工作的近两年时间里,了解了很多有关运输煤的一些事情,其实当时是没什么目的性的,就算是好学吧,但后来他遇到了一个人,也是这个人让他有了辞职的念头,这个人叫王强。王强的工作和我爸的工作性质差不多,两个人是在工作中认识的,渐渐地发现脾气相投,就经常来往,一块儿出去玩。

那会儿我爸才二十出头,还不明白什么创业、赚钱的事,连女朋友也没有,根本就没想过家庭是什么概念,天天就是瞎玩,瞎凑热闹。

王强比我爸大五六岁,工作时间也比我爸长,算是有了点人生经验。王强的二叔是做煤炭生意的,就是我们经常说的——倒煤的,那会儿好像是生意做大了,人手不够用,就想让王强去帮忙,王强就动员我爸跟他一块儿去,就这么着,我爸就跟着凑热闹,辞了职,做起了生意。

开始的时候也就是跑跑腿,做点杂七杂八的事,跟着瞎混,后来分配给他几个事他还都做成了,我爸就算是在做生意这方面有点灵性吧,渐渐地,也被重用了。

王强人很好,没有什么坏心眼,王强的二叔结婚十几年了,一直没有孩子,就把王强当儿子看待,二叔的信任加上他们俩的勤奋,生意越来越好,他们也成了二叔的好帮手。

这家族性质的生意,只要心往一处使,没有为个人私利的,生意就会成长得很快。碰巧这3个人都实诚,所以生意也顺理成章地越做越大。

我爸那会儿经常在外地跑,也不经常回家,但每次回家都会给家里留下很多钱,开始的时候我爷爷还不放心,怕他做了什么犯法的事,还跟他一起呆了半个多月,也没发现什么异常,也就放心了。我爸和家里因辞职导致的矛盾也就算是化解了。

我爸那会儿开始对钱有了概念,他发现把钱给家里人的时候,他们都会很高兴,对待他的态度也变好了。在外面跑生意的时候,为钱而引起的争执也发生过不少,在疏通关系的时候,都是给人家送了钱,事情才会变得好办。于是,我爸就下了决心,一定要成为一个有钱人,认为人一有了钱,想干什么都行。

我爸这辈子要是没发财,那他就会和他的第一个老婆过上一辈子,也就没有我了。

大概又过了两年,家里开始给我爸张罗对象了,这个对象完全是我爷爷奶奶做主定下来的。

我爸的第一个老婆叫孙慧芳,就是我爷爷奶奶给张罗的那个对象。我爸跟她也没见过几次面,就订了婚,送了聘礼,选了结婚的日子。我爸那会儿经常在外头,全国各地的跑,有很多业务都是我爸跑出来的。婚礼的事都是我爷爷奶奶在忙活,我爸稀里糊涂地就成了新郎,有了家。

结婚后,他还是老样子,经常不着家,一回来就带很多钱,把钱交给媳妇,呆不了两天就又走了。孙慧芳很贤惠,典型的贤妻良母,对我爸经常不在家的事,她从来不抱怨,还经常跟家里人说:“他在外面挺辛苦的,都是为了赚钱养家啊。”估计在晚上睡不着的时候,刚结婚就经常独守空房的滋味也不好受,只是她不懂得提出意见,也不懂得怎么去反抗。

一年后,孙慧芳给我爸生了一对双胞胎,还都是男孩儿,这下可把我爸乐坏了,第一次当爹,那个兴奋劲儿像是天上能下钱一样。这一次算是我爸在家里呆的时间最长的一次了。

王强看我爸都当爹了,心里也开始痒痒,就托人给介绍对象,开始相亲。他当时是按照孙慧芳的样子找对象的,也希望快点生个双胞胎,于是喜事很快就办了。

我爸在生意场上呆了几年,也算是吃过见过,人生经验也丰富了,开始懂得欣赏女人了。

前几年,他的精力都在生意上,把煤从这儿倒到那儿,算计着怎么倒腾能多赚点钱,时间长了,掌握了规律,知道了技巧,也就腾出了多余的精力给其他地方。

经常在外地跑,经常请客户吃饭、到一些娱乐场所玩,女人也就越见越多。我爸就开始琢磨:也没挑个漂亮的就结了婚,真冤!他发现东北的姑娘爽快,又爱打扮,很时髦,自己的老婆特别闷,人也不漂亮;他发现南方的女人皮肤特别好,每次见到都想摸一摸,自己的老婆却挺黑的,仔细想想都想不起长的什么样……这些想法都是后来我谈恋爱的时候,他主动跟我说的。

我爸意识到这事之后,觉得自己那个亏啊,心里开始埋怨我爷爷奶奶,可又不能说出来,于是就经常给孙慧芳带漂亮衣服回来,让孙慧芳穿给他看。化妆品OEM
p>

孙慧芳是个守旧派,一年到头就那么几件衣服,还都是用灰色或黑色的布做的。她觉着,自己有两个儿子,以后用钱的地方还很多,虽然我爸经常拿钱回家,但她都把钱存了起来,一点都没有乱花。我爸带给孙慧芳的衣服,都是我爸在外地的时候看见其他女人穿的,他觉得人家穿着好看就买了给自己的老婆,可孙慧芳把新衣服往身上一穿,我爸就彻底心灰意冷、死了心了。不是拉锁拉不上,就是勉强穿上了,也跟火腿肠似的,把衣服都快撑破了。生完孩子的女人大多都是这样的,再说,家庭妇女也遇不上什么大场合,自然就上不了台面。

这个时候,我爸就开始动歪脑筋了,在外地闲来无事时,就会经常看大街上的女人,看看这个比老婆个儿高,看看那个比老婆眼睛大,左看右看好像世上的女人都比自己的老婆好看,他就开始琢磨——是不是可以换一个老婆。

我爸就是看上了我妈的漂亮,我妈因为办错了一件事而跟我爸离了婚,我妈一个人把我带大,挺不容易的。

看来看去,我爸真就看上了一个人,这个人就是我妈。我妈是在天津出生的,但从小一直在杭州的奶奶家长大,后来工作了才回到天津,在副食店做售货员。我爸去那个副食店买东西的时候,遇到了我妈。那会儿,他眼睛里能看见的只有漂亮的女人,我妈算是被他看上了。于是他就经常去副食店买东西,只要人在天津,一天去好几次。一来二去的,就跟我妈天津墓地
熟悉了,渐渐地也近乎了,这期间我爸的礼尚往来起到了关键性作用,大多数都是我爸主动给我妈礼物,我妈并没有还礼的意思,这个我爸并不在乎,有钱嘛,给女人买点东西算什么啊!

我爸跟孙慧芳离婚的事进行得很顺利,给了孙慧芳5万块钱婚就离了,离婚时还说好了,以后每个月还要给孩子500元抚养费。那个时候5万块钱可不是个小数目,那会儿一般人家刚刚兴起奔“万元户(家里有1万元的存款)”,每个月我爸给孙慧芳的500块钱,大概有一半会存起来。

我爸离婚后不久,就跟我妈结了婚,两年后就有了我。我爸在生意上还是一帆风顺,没有遇到大的波折,二叔也越来越信任他,开始让他和王强独立经营一些生意。

王强和我爸都属于那种没有太大野心的人,不会站在这山望着那山高,也不会吃着碗里的望着锅里的,所以,在生意上他们两个都很听二叔的话,让做什么做什么。因此,二叔也很放心把生意交给他们做,他们按照规定上交利润的40%,其他的都归各自所有。

我爸和王强虽然做着同样的生意,却很少有时间见面,但感情还是很深厚的,彼此间对对方的家庭也都很照顾,谁回天津时,都会去对方的家里看看,在外地带回来好东西也会分给对方的家里。总之,两家走得很近,就像亲戚一样。

王强培养了一个干将,可以在生意上帮很多忙,这点我爸就比不了了,什么事都得自己亲历亲为。这预应力钢绞线
样一来,王强在天津的时间就多了起来,经常是吃吃喝喝,打打麻将消磨时间,也经常到我妈那儿串门。

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,像我爸这样的一年到头没几天在家,我妈跟寡妇也没什么区别,王强老是进进出出的,难免会有人在背后嚼舌头。我妈人长得漂亮,生完我以后也没怎么发福,虽然没再上班,但喜欢打扮的她在人前一直很光鲜,大家都喜欢看,王强也不例外。

这个谣言传啊传,传到了我爷爷奶奶那里,他们自然是不高兴的,但也并不完全相信,就决定经常去我妈家里看看。说来也巧,他们每次去大都会看见王强在我妈那儿,他们虽然不悦,但也没有直接戳穿,而是等我爸回来的时候,把这事告诉了我爸。

我爸坚决不相信,还经常在王强来家里的时候,把这事当笑话说出来。他这一说倒不要紧,给王强和我妈算是捅破了窗户纸,等我爸不在的时候,两个人还真好上了。

后来,我爸也知道了,我妈和王强也坦白了。我爸和我妈虽然离了婚,但我爸心里的恨就从此产生了。在离婚的时候,他只是给了我们房子和家里的摆设,没给我们一分钱。

虽然我妈离了婚,但王强却没有,并不是他不想离,而是他的老婆特别难缠,因此拖了很长时间。后来,我妈就对王强死了心,开始找工作,赚钱养我,供我上学,没再和王强有任何往来。

24岁那年,我交了女朋友,她是我的同事,人很精灵,长得也俊俏,就是心眼太多,能算计。26岁我结婚了,郎才女貌看上去挺般配。

我和我妈的日子过得有些清苦,也很平淡。小时候,看着别的小朋友有很多玩具,我也不敢跟我妈要,知道自己的家庭和别人的家庭不一样,自己就跟那些同样没有太多玩具的小孩儿玩。

我学习成绩一般,勉强着大学毕了业,找了份跑保险的工作,能赚钱了,我妈就算把我抚养成人了。

我妈说,有了工作,就找个女朋友吧,早点结婚,这样你就会有感了。我虽然不是浓眉大眼的英俊小生,但天生有女人缘,想找个女朋友是很容易的事。锁定目标后,很快就得手了。

她是我的同事,虽然在业务上没什么接触,但她是公司里公认的一朵花,人不仅长得好看,气质更没的说,我们经理都特别愿意带着她去见客户。光名字就够那些男同事们胡思乱想半天的——关枝林,甭管跟大明星关之琳差多少,起码喊出来的音是一样的。别人都说她长了一副二奶相,没钱的话就别惦记,根本养不起。我说啊,是他们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,我就愿意试一试,干嘛有漂亮的不追啊!

后来,我就开始关注她,经常献个殷勤什么的,她也并不烦我,说请吃饭就答应去吃饭,说去唱歌就去唱歌。我开始觉得她不难接近,人也挺好,但也只是普通朋友间的交往,顶多是拉过她的手,还是在玩游戏的时候。

我想快点拉近我们之间的距离,起码得把关系确定下来。在一些节日或者她的生日时,我都会买一些贵一点的礼物送给她,她每次都不拒绝,欣然接受。在我给她第一次过生日的时候,买了一枚戒指,并向她求了婚。我知道自己有些唐突,但她还是收下了,说考虑一下,并要求见见我的父母。

见父母的事,我当然是愿意的,相信我妈看到她也会很高兴。关枝林分别见了我妈和我爸,见过我妈后,她只是说我妈挺好的,人很温和;见过我爸之后,她的话题就没离开过我爸,什么“你爸好像很有钱”“他手上戴的钻戒可真大”“他约咱们见面的地方我从来都没去过”“你爸为什么跟你妈离婚啊”……

我爸和我妈都觉得关枝林不错,关枝林在他们面前也都很懂事,跟我也越来越亲近,甚至很主动地跟我那个了。于是很快就开始准备结婚的事,我爸在梅江给我们买了套大房子,我说希望和我妈一块住,关枝林也不反对。我心想,这回可捡了个宝,人不仅漂亮还没那么多事。

男同事们那个羡慕我啊,这么个漂亮姐让我给抢到手了,婚礼的时候,他们还不依不饶地难为我呢。婚礼上有很多高兴的人:我妈是真为我高兴;关枝林也高兴,她是为收了很多红包而高兴,为光我爸的红包里就有3万块钱而高兴;我爸也高兴,我是他的儿子里第一个结婚的,虽然我妈曾对不起他,但我毕竟是他的儿子,对我还是没有恨的,不仅给我买了房,还出了办婚礼的3万多块钱,还说以后我们要是有困难就去找他。

我爸的第三次婚姻经历了3年多时间,从此以后,他基本上就没了结婚的念头。

我爸和我妈离婚后不久,爷爷就去世了,能管我爸的人就没有了,奶奶的话我爸根本不放在心上。我爸一直认为钱是万能的,有了钱他想干什么就可以干什么。随着他越来越有钱,人也变得越来越霸道,典型的暴发户作派。跟我妈离婚后,他也没闲着,对生意上的事情专心过一阵子,后来不知在哪里受了刺激,开始觉得自己光有钱还不行,得有文化,有了学问才会更了不起。那会儿,他还请过家教学英语,在客厅里还添了好几个书柜,里面都填满了书。

这人一旦松散惯了,享受惯了,一点苦都不能吃,学习是苦差事,他哪里坚持得了。这学习的热乎劲儿也就坚持了一个月,就打了退堂鼓。但他还没有彻底死心,他突然想到:自己已经离了婚,可以找一个有学问的人当老婆啊,有个有文化的老婆自己也就算是有文化了。

我爸想出了个主意:在报纸上登招聘广告,给自己招一个助理。条件是:女性,大学本科,体貌端庄者优先。其实他的本意是想通过招聘看看大学生们都什么样,什么想法,也想顺便看上一个。

后来,他还真遇到了一个,那个时候,市场经济还在初级阶段,大学生毕业后很多人都愿意去国有企业,抱个铁饭碗,我爸遇到的这个女孩儿有点特殊,她为了给妈妈治病,想快点找到工作赚钱。我爸觉得这女孩儿长得也不错,挺符合他的审美标准,还有她的那个原因,更是中了我爸的下怀。

于是,一切顺利地展开,花钱为女孩儿的妈妈治病,照顾女孩儿的吃穿,直到女孩儿的妈妈病逝。一年后,他们就结了婚。那会儿我爸也就30岁。

没过两年,我爸就又离了婚,原因是我爸觉得那女的有点像《红楼梦》里的林妹妹,经常生病不说,遇到点烦心事就哭丧着脸,心眼儿特小。我爸不愿意什么事她都过问,天天疑神疑鬼地调查他,于是就认为有学问的人跟没学问的人也没什么不一样,除了会说点“鸟语”,教孩子读读书,也没什么特别。

三十刚出头,就离了3次婚,有了4个儿子,我爸对婚姻的态度有了很明显的变化。他觉得漂亮的女人只能去看,不能当老婆,娶回了家自己还得天天惦记着;贤惠的女人,挺适合当老婆,就像药酒在家里放着,什么时候想喝就拿出来喝,对身体还有益;有学问的女人,想法太多,自己做点什么事,她都能想办法知道,有钱人一定不能娶这样的老婆,会被烦死。我爸一直很欣赏自己,虽然结了3次婚,却都在关键时刻离了,除了让我妈给戴过一次绿帽子之外,就没有其他的损失了。

此后,我爸没了结婚的欲望,但身边的女朋友却没少过。

自从有了家庭,我对钱的需求好像更加强烈了,老婆总在耳边说“看你大哥、二哥住好房开好车,再看你……”“看你弟弟,在国外都定居了……”“我们怎么就过得这么寒酸,你是不是你爸亲生的啊……”万万没有想到,老婆对我的所有不满成了她背叛我的理由,她背着我爱上了家里最有实权的人。

我结婚没多久,就跟关枝林有了矛盾,主要是因为钱。

虽然有了大房子住,但我还是在做着保险工作,关枝林结婚后就没再上班。关枝林有几个好朋友都是结婚后就在家当了全职主妇,没事逛逛街,做做美容,她觉得不上班是正常的。

我只好勤奋工作了,业绩也长得很快,可这一切关枝林并不看在眼里,天天琢磨着找我爸要点钱,好做点什么生意。她看我的两个哥哥都发达了,就开始起了羡慕之心,总跟我说:“你爸那么有钱,为什么一点光都沾不上,也不帮帮咱们。”我就告诉她,由于我妈的原因,我跟我爸也不是很亲近,为了要钱我开不了口。

后来,我弟弟从新西兰回来结婚,又给我惹了麻烦。这个弟弟就是我爸的第三个老婆的孩子,高中毕业后就一直在新西兰上学,然后在新西兰工作、定居。这次回来结完婚,也会把他妈接到新西兰去。

关枝林把这事看在眼里,恨在心里,为什么她有那么多恨,也是我后来才知道的。关枝林跟我结婚根本就目的不纯,她觉着我爸那么有钱,跟了我肯定错不了,肯定会衣食无忧,过上阔太太的生活。没成想,我跟我爸的关系不好,他老人家根本就没在钱上善待我,关枝林知道这一切后,就开始暗自后悔,后来发现光后悔没用,就开始想计策。

三天两头地买点好吃的好玩的,让我跟她去我爸家,算是献殷勤吧,希望我爸能改变对我的态度,时间长了还真有了效果。

我爸问关枝林:“你不上班,天天都干什么啊?”

关枝林答道:“也没什么事,就是逛街、做美容什么的。”

“你也不能整天的什么事都不干啊,给你开个美容店吧。”

“美容店啊,行啊。”其实关枝林想要的远比这个多,但给了就比不给强,也就很高兴地接受了,起码自己做美容可以省钱了。

于是,关枝林就有了经常去我爸那儿的理由——汇报美容店的经营情况,每次去我爸那儿我都变成了陪衬,就像打牌成了牌架子一样。

一来二去的,关枝林成了我和我爸之间的一座桥,我和我爸的交往都是由这座桥来连接的。关枝林跟我的话题都是怎么能从我爸那儿弄到钱,关枝林为我爸做的事情,都是讨好性质的。我爸喜欢打牌,她就经常组织牌局,经常让我爸赢钱;我爸商品车运输
喜欢上了古玩,她就想办法给我爸弄点好东西,要是碰上自己买不起的,就带着我爸一块去……两个人的关系也是越来越融洽,开起玩笑来也是不分辈分。关枝林玩牌输了,没有钱了,我爸就说,那就亲一个吧,关枝林就照着我爸油光光的脸亲上一口;在饭馆吃饭,关枝林为了献殷勤,总是挨着我爸坐,夹菜、倒酒伺候得那叫一个细致……这些我都看在眼里,可那会儿就觉得关枝林只是为了讨好我爸,让我爸高兴,想从我爸那要钱,没一点其他想法。

我还是在做我的保险工作,关枝林就整天跟我爸在一起,吃喝玩乐,有时候打牌晚了就睡在我爸那儿,我爸到外地去的时候,她也经常跟着去。后来,我就提出抗议了,告诉她:“你不能总这样,整天不着家,像什么话!”她满嘴都是理地说:“你跟你爸的关系还不是都靠我才好起来的,我这样做也是为了能得到更多的钱。”每次吵架我都是妥协的一方,心里想着:算了,别计较太多。

有一天,关枝林说不舒服,我就陪她去医院做检查,大夫让她做了几个化验,最后的结果是——怀孕了。

听到这个消息我异常兴奋,非常地激动,一直在跟关枝林说:“我们有儿子了……”

可关枝林却很冷静地说:“不能要这个孩子。”

看到她的异常我一下子就安静了,我以为她觉得自己还年轻,还想多玩几年,不想这么早要孩子。可她却又说了句:“这孩子可能不是你的。”

这孩子可能是我爸的,关枝林在我爸那儿玩牌很晚而留宿的时候,因酒后乱性,多次发生过亲密关系。还要感谢关枝林能把事情说出来,要不然我养了自己的兄弟都不知道。

后来,我妈为此跟我爸见了一面,她跟我爸说:“你不能把对我的恨还到儿子身上啊

富少口述爸爸酒后乱性强奸了我的媳妇

!”

我跟关枝林离了婚,她跟了我爸,但我爸并没有再结婚的意思。

为此,我爸跟我交心地谈了一回,跟我讲了他对婚姻的看法,还有他大半生的经历……我爸还给了我200万,我做起了现在的贸易公司,开始了新的生活。
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